綠色生活館

社區發展便是可持續發展

 林國偉圖、文:仁愛堂社會服務經理 - 林國偉

2002年的8月中,南非約翰尼斯堡舉行由聯合國主辦的「可持續發展世界首腦會議」(World Summit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),簡稱「地球高峰會」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派出高層代表團出席,而香港公民社會亦組成包括環保團體、社會服務機構、商業機構及政黨等的「香港非政府組織代表團」,參與當年的國際會議。本人有幸參與其中,當時所見所聞,皆影響著我今天對可持續發展的委身。

第一屆「地球高峰會」於1992年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行;相隔十年,今屆「地球高峰會」的與會國家更關注地球氣候、環境、社會發展和地區貧窮等問題,並落實「地區議程21」(Local Agenda 21),認為解決方法應從環境、社會及經濟三管齊下,以尋求經濟有所增進、社會健康、環境不受破壞的「可持續發展」目標。

根據「聯合國環境與發展世界委員會」的報告,「可持續發展」的定義是︰

「既能滿足我們現今的需求,又不損害子孫後代能滿足他們的需求的發展模式。」原則無容置疑,問題是怎樣付諸實行!

南非之行,看到一些外國經驗,或許可提供一些香港「可持續發展」的方向。

1

3亞歷山大社區重生計劃

亞歷山大區是約翰尼斯堡最大的黑人區,前總統曼德拉亦曾在此區居住,過去的種族隔離政策令這地區變得破落及貧窮,失業率更高達五成,隨之而來的罪案率亦甚高。南非政府為了改善該區的社會問題,便推行社區重生計劃(Urban Revitalization)。和香港的舊區重建不同,整個計劃並非只是由上而下的建築物及社區設施重建,而是由下而上包括歷史文化、環境及社區網絡的重建及保存(例如建立社區歷史博物館,由當地居民管理);與此同時,計劃亦兼顧經濟方面的發展(發展文化旅遊及生態旅遊),使是項計劃達到社會、環境和經濟三方面的「可持續發展」目標。

索偉托社區重建計劃

索偉托這個舉世知名的黑人城鎮,是推翻種族隔離政策的發源地。以往當地社區破落、設施貧乏,衞生環境極差,山頭佈滿垃圾,而居民亦對生活缺乏希望,常從當地的供水塔躍下輕生。新政府有見及此,便訂下計劃,一方面改善及美化環境,另一方面和當地居民就文化、歷史及社區支援網絡等各方面策劃活動,這些活動包括:講社區歷史故事、非洲豉大合奏、文化旅遊、甚至在山上舉行情緒支援小組等,以上所有活動,均由居民策劃及推動,使索偉托成為一個有歸屬感的社區。

2學校社區發展計劃

約翰尼斯堡近郊黑人區的一所小學,以往常常發生學生肚痛問題,原因是學校位於貧民區,學生糧食不足,造成身體不適;而附近居民對學校亦漠不關心,甚至把垃圾掉到學校門外。有見及此,學校參與了一項社區發展計劃:組織校內老師、學生一同學習種植蔬菜,一方面解決學生糧食問題,另一方面亦是學習的一部份;與此同時,學校把蔬菜運到市場販賣賺取金錢,補助學校發展。居民眼見學校努力解決學生的糧食問題,便主動參與建設及綠化學校,使該學校變成名符其實的社區學校,而背後大力推動這項計劃竟然是汽車生產商寶馬(BMW)公司。

從這些「可持續發展」計劃,我們可綜合一些啓示:

1. 以往把社會問題分割處理並不能配合現今的社會發展,只有具備環境、社會及經濟視野,才可面對現

今複雜的社會問題;

2. 社區是建立「可持續發展」的基石,社區本身擁有大量資源,只有發展社區才可釋放這些社區資源,

而地區的文化歷史及社會資本(Social Capital)是建立社區的必要元素;

3. 跨界別合作對推行「可持續發展」十分重要;如前面所述,現今的社會問題十分複雜,只有透過不同

專業、政府部門、非政府組織、社區人士、商界等合力推動,才可達致「可持續發展」的解決方案。

今天,藉著由「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」及「環境運動委員會」撥款資助之「環保教育和社區參與項目計劃」正式啟動,本人期望屯門以至整個香港,逐漸落實「可持續的社區發展」。




綠色生活館 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 環境運動委員會 仁愛堂